今年13歲的Soroush Ghodsi,在本該玩樂的歲月裡,重新定義了13歲...

Soroush曾匿名發布過一個名為Whispererly,可以在Twitter上定時發推的小外掛,當我第一次通過郵件跟他聊起這事兒時,我根本沒感覺自己正與一個如此年輕的創業者聊天。

網站Slik——他真正的創業公司上,你可以基於投融資、員工數、頁面訪問情況等資訊來檢索、篩選、追蹤公司。

你之前因為Whispererly的事情接觸到了我,所以我認為當我的創業公司正式上線時,應該知會您一下。為了以防你不太記得我了,以下是我的一些基本資訊。

我叫Soroush,今年13歲,是Slik的創辦人。Silk網站致力於幫助投資者找到最好的公司及其相關資訊。你可以根據投融資資訊、員工數、頁面訪問數等資訊區檢索、篩選、追蹤到公司。我12歲時開始著手開發Slik,雖然過程不易,但如今我終於發布了Silk的測試版。

你認為這會是你的讀者感興趣的資訊嗎?

我很歡迎您對我及公司做更深入的採訪(Skype,郵件及Twitter聯繫方式在下方)。

多謝您

Soroush

Soroush是位異常有才華的少年。這不僅體現在他能以如此泰然自若的語氣,發送一封淡定到幾近完美的公關pitch信,而且在整個會話中,你會完全忘記自己在跟一個剛邁入青春期的少年在討論整個世界。

以下是他對於Slik起源的解釋:

我過去熱衷於投資股票。我的一位在金融街上班的叔叔跟我介紹了彭博終端機。這之後天真幼稚的我決定要借此有一番作為。於是我就用Scraper(譯者注:一款由麻省理工學院設計開發的一款面向少年的簡易編程工具)開發了一個類似於彭博終端機的東西,但是顯然這是無法實現的,因為彭博終端機的成本是數以千計的,搜索速度也是以毫秒為單位的。

我投資過一陣子股票,感覺它的確蠻有趣的,但是去年十月份的時候我發現創業才是在自己真正想做的。我意識到我可以利用彭博終端機做很多事情,我可以通過寫程式創造有用的軟體,更好地利用彭博終端機上提供的訊息。

然而,這位13歲的創業者也的確面臨著那些比他年長的競爭對手不需面對的困難:

Slik是一個非常依賴後台開發的創業專案,每個月我會投入數百美元用於專案開發。我過去其實是個對錢很著迷的人。我會把每年聖誕節和生日時得到的錢都藏起來,也會把我從股市上賺到的錢存起來,還會購買些黃金作為商品期貨。

但是這些積蓄在創建公司面前是不值一提的,無論是創建公司郵箱,建立CRM(譯者注:客戶關系管理系統)還是實現一個使用者註冊頁面都是燒錢燒得極快的...為此,我還進行了「親朋好友」輪融資,但問題是如果我用他們的錢創業,公司就不會按照我的意願發展。

意料之中的是,他的父母——一位機器學習教授和一位數據科學家——都對他的專案表示了理解和支持。而Soroush從事技術開發已經有相當長一段時間了:

我從八歲就開始學習使用Scratch了(譯者注:前文提到的簡易開發軟件)。我用我每月的零花錢試著在Scratch上面開發遊戲,並將遊戲放在網站上面出售。但由於Scratch並不十分相容,所以靠遊戲賺錢的路子失敗了。我很快就將目光轉向了JavaScript和Python。

關於他的校友們是如何看待他作為公司創辦人的第二身份時,他是很樂觀的:

在我們大部分人看來,創業可不是件小事情。因為創業者很過能會改變世界,就像曾為創業公司的Google那樣。但其實創業者是個很小的群體,我們學校的大部分人都創業並不感興趣。

他除了在試圖改變我們對於新創公司的看法,Soroush也會做很多「正常」的孩子會做的事情。比如他非常喜歡下國際象棋,也喜歡踢足球。

正如你所想到的那樣,數學是他在學校裡最喜歡的科目,但卻對科學、英語、法語、音樂不感興趣。Soroush這個謙遜的少年,對於自己各科能力的描述是「不算好」,但還算「均衡」。

那麼對於大學他有何期待?他既然開始創業了,還會重走Peter Thiel(譯者注:Peter Thiel也是年少成名,12歲時獲得國際象棋天才稱號,全美排名第七;最終畢業於斯坦福法學院;如今被成為矽谷的天使,投資界的思想家)的老路麼,念大學最終會有利於他的公司麼?他還不是很確定:

我認為上不上大學取決於我現在做的事情和整個世界的變化,對吧?去讀大學,基本上說會改變你。統計學已經證明,大學畢業生往往可以在職場上有更好的表現。

現在有太多人都說「大學是件愚蠢的事情,」但是我認為那是教育體系的錯。一個理想的教育體系,人們會百分百的投入學習。盡管教育還不完美,但我仍相信對大多數人來說,大學會是他們一生中最美妙的時光。

好在,Soroush很清楚他此刻需要做什麼。他在滑鐵盧時,深受企業家文化影響,這影響主要來自Kik的創辦人Ted Livingston,同時也是Soroush的導師。在未來,他們應該會有很多的合作空間。

在電話的另一頭,正是這位最聰明的少年創業者。我問他,「社會上很多像我這個年紀的人總要對零零後如何使用科技發表高談闊論,對此你怎麼看?」他的部落格中曾有這樣一段對此的回應。

他有個不錯的觀點:

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思考,我認為我們需要把「零零後」對科技的影響搞清楚——現在8、9歲年紀的人,都是在通過手機接觸到的網路世界。這是我和他們的不同之處。這會建立一種完全不同的文化,他們與人與機器的所有互動都會首選手機設備。

或許他下一個使命將會是重新定義教育:

學校的關鍵問題所在並不是它們沒教什麼,而是整個系統該如何建立。改善教育系統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如果能把教育以最簡單的方式呈現出來,教育系統才會真正為學生所用。

此刻,檢驗Slik的時間到了,如果你足夠機智,請密切關注Soroush接下來的動向。我預測一定會有大事發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xcashflow 的頭像
fxcashflow

打造屬於自己的印鈔機

fxcashflo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